赛车

撒哈拉沙漠马拉松9天不换衣服跑完瘦12斤

2019-04-04 22:58:2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据英国广播公司4月24日报道,长跑选手们4月22日在24.1度的气温下跑完了伦敦马拉松——这是该赛事最热的一次比赛。但对英国广播公司主持人苏菲·雷沃斯来讲,相比于撒哈拉沙漠马拉松,这样的温度实在不算甚么。她参加了这场全程150英里(约241公里)的超级马拉松。全文摘编如下:

撒拉哈沙漠马拉松被称为地球上最艰难的徒步赛跑。参赛选手要在随身携带必需物品的情况下,在5天内跑完6场马拉松。18个月前我和几个朋友一起报了名,并为此刻苦训练。

跑完这场超级马拉松比赛的确是艰难的——有时如地狱一般——但也是我曾拥有过的最美妙、最有益的经历。在沙丘上奔跑,穿着阻止沙子进入鞋子的绑腿,这些我永久都不会忘记。

经过6小时深入摩洛哥南部的长途汽车旅行,我们到达了营地。我和好朋友苏西·陈同时到的。她是一位耐力跑运动员,已跑过三次撒哈拉沙漠马拉松。我们的背包必须经过检查和称重,以确保我们携带了足够的食品。我们还必须携带一些必需装备:例如睡袋、指南针、毒液泵和哨子。

我的背包重达将近9千克,还不包括水。幸亏随着我慢慢将食物吃掉,背包变轻了。

比赛以传奇的方式开始。大约有1000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,其中只有175名女性。直升机在头顶盘旋。随着一声令下,33年前首次举行该比赛的法国人帕特里克·鲍尔挥手将我们送上了由高速公路通向“地狱”的比赛。

第一天我们跑了18英里(约29公里),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沙丘上。住在伦敦的我没有太多在沙上跑的经验。沙子耗尽了我们的腿部气力。我们没有跑很远,因为都很清楚前方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。有人在热浪中跑得太用力,最后只得在营地的医疗帐篷里接受输液医治。

营地是巨大的,且总在移动。每天早上,当我们在起跑线排队时,一支柏柏尔人队伍就会过来将帐篷收拾好,并开车载着帐篷去往20或30英里以外的下一个驻扎地。

帐篷生活几近和跑步一样重要。你与其他7名长跑选手一同分享开放型的帐篷,并在有石头的沙漠地面上紧挨着并排睡觉。每天,在长跑5-6小时后,回到帐篷里的我们都会瘫倒在地,累到没法动弹。生活变得非常简单。手机没有信号。你生活在一个充满了腿脚酸痛、戏谑和大笑的隔绝环境中。

食品明显十分重要。根据规则,参赛选手每天必须携带至少2000卡路里热量的食品。我带了一个小炉子和一个锅,这样就可以煮开水以食用冻干的早晚餐。午饭是在比赛途中吃的,主要是零食和粉状能源饮料。我们消耗的热量远超我们所能携带的。比赛完回到伦敦后,我轻了大概6千克。

在沙漠里,你必须尽快学会把顾虑抛之脑后。我们的厕所是这样的。每天,穿过终点线后你会拿到两个棕色的塑料袋。每个隔间里都放有一个塑料坐椅,中间还有为塑料袋留出的洞,剩下的就留给你自行想象。在沙漠里也不可能洗澡。我们连续九天穿着同样的衣服。

我被沙漠景观震动了。它是如此的宏大、多样。我们攀爬了不少山——最少每天会爬600米,并沿着山脊而行。整个过程令人振奋。

撒哈拉沙漠马拉松最令人恐惧的部份是第四天-——我们要一次跑完54英里(约87千米),组织方也并没有让这段行程变得容易。那天我们爬了1200米,当夜幕降临,我们发现自己身在沙丘深处。简直就是地狱。

受饿、脚受伤、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直到清晨1点45我们才回到营地,这时我们已行进了17个小时。

我们在每个清晨醒来,吃早饭、包扎脚上的伤口、重新整理行囊后去起跑线排队。我很荣幸,脚上只长了几个水泡。有些选手却吃了不少苦。隔壁帐篷里的一位朋友脚底起了泡,痛苦万分。但他还是坚持完成了比赛。

最后一天,我们跑了一次全程26.2英里(约42千米)的马拉松。我们在沙尘暴中出发了。尽管情况恶劣,但我们早已习惯。

我和朋友苏茜、肖恩及蒂姆共同超出终点线,奇异地跑完了150英里的每一步。在这一周里,我们都有过艰难的时刻,但通过互相帮助承受住了考验。越过终点线时,我哭了。真不敢相信我居然成功了。撒哈拉沙漠让我知道我的身体比想象的要强大很多。

突破包皮龟头炎治疗难题
治疗癫痫疾病常吃哪些食物好
尿液混浊怎么治疗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