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冠

丧心王冠 第四十三章 逃离(四)

2020-01-16 18:18:2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丧心王冠 第四十三章 逃离(四)

“趁现在,快冲!”浮士德也不看其他人的反应,自己一马当先地转过了拐角,朝着出口跑去。

根据帕西恩教授的指引,通过了转角,只要沿着这条隧道直走,就能抵达出口,其间无需转弯,可以说浮士德等人眼看就能脱离危险。

不过上天好像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浮士德他们:浮士德刚转过弯,眼前的景象就让他刹住了脚步——又是一队僵尸,从正前方蹒跚而来,看数量,比他们之前遭遇过的僵尸只多不少。

不过,氮吹的僵尸并不能难道浮士德,他再一次显现了“星质形态”的灵能,令自己贴在天花板上,缓缓从将士们头顶飘过。

他也没忘了提醒一下后边赶上了的几位,“都小心些,转过弯还有僵尸!”

大个子冈特和莱因哈特很自觉的断后,让缺乏抵抗能力的帕西恩教授、筋疲力尽的安娜贝拉和老蟾蜍哈玛先走,这一下却反而陷入了包围圈,几个暂时失去反抗能力的施法者将直面僵尸的利爪。

浮士德的心灵力量已经消耗了不少,而他还要维持星质形态,直到离开隧道,真正能提供的帮助并不多,于是他开始高声呼叫支援:“冈特,莱因哈特,过来一个保护其他人!咱们再加把劲,冲出去就好了!”

莱因哈特和冈特早有默契,他知道冈特既不敏捷也不灵活,现在回援的最佳人选就是自己,于是朝冈特点了一下头,就转身跑到了队伍的前头。

冈特也不回头看莱因哈特,只是加快了挥动斧头的频率,一边砍僵尸一边往后退。

整个队伍就这样恢复了刚刚被僵尸包围时候的景象,众人且战且退,速度缓慢而坚定的朝着出口走去。

没有了施法者们的支援,又要分开独自对敌,冈特和莱因哈特要承担的压力瞬间增大了很多,甚至有些僵尸的爪子已经对他们造成了伤害。

僵尸们的爪子充斥着腐蚀性的力量,只要稍稍接触到就是一大片皮肤溃烂,莱因哈特被抓了四五下,身体表面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皮肤变成了青黑色,并流出了黄浊的脓水。

冈特的身躯比莱因哈特庞大得多,但是相应的防御起来也更困难,单从外表来看,甚至比莱因哈特还要惨烈,他的双臂和胸口,青黑色几乎已经连成一片,甚至脸上都已经蒙上了一层晦暗的色泽。

“老哈玛,给冈特来点正能量——最好是给他来点真正的神术,他要完了!”浮士德自觉地担负起指挥的职责。

这次,老哈玛憋了半天,掌心飘出一缕白色的雾气,缠绕在了冈特的身上,“不……不成了,这是最后的神力了。”

“稳定伤势?还不错。”浮士德点了点头,又朝冈特喊话:“还能不能坚持住?我可以让莱因哈特去帮你,前头我能顶一阵子。”

冈特气喘如牛,过了好半晌才回答浮士德的问题:“我还行!你们在前头开路,我来断后!”

浮士德并不真的关心冈特的安危,他更在乎的是,冈特能否承担起断后的任务。他又观察了一阵,发现冈特受到神术加持之后,伤势暂时不构成威胁,挥舞斧头的双手也还稳健,暂时还是个合格的断后人员,也就默认了冈特的安排。

他又看了看一个人在队伍前方开路的莱因哈特,莱因哈特除了一开始颇有些手忙脚乱之外,干的还算不错,在熟悉了单独对抗僵尸之后,他的战绩开始提升,也没在身上添上更多的伤痕,就是前进的速度不是很快。

浮士德看暂时出不了太大的岔子,就用两根触手提起库阿扎的尸体,背部贴在天花板上,朝着前方缓缓滑行过去。

众人边打边走,前头几乎能看见洞口的光了,浮士德心中安定了下来,他甚至开始考虑出去之后的事情了。

“咯……咯啦……”异样的响动又让浮士德本来安定下来的心又悬了起来——那是冰层破裂的声音。

“你……你们,p……跑不了。”身后传来一个干枯的声音,是尸巫!

“熊!”一大蓬紫黑色的火焰突然从转角处爆发出来,周围晃荡的几具僵尸一沾上火星,就熊熊燃烧起来,而火焰则好像吸饱了养分,不但窜得更高了三分,就连色泽都越发朝黑色发展了。

那尸巫从火焰中升起,缓缓朝浮士德等人追来。

它身上的袍子已经彻底化为飞灰,身体则显得更加凄惨——头盖骨已经被完全掀开,里头喷涌出的火焰则是纯粹的黑色,身上的肢体只剩下一条手臂尚算完好,另一只手则不翼而飞,双腿在膝盖处彻底断裂。

不过尸巫却没有因此显得狼狈,与此相反,它显得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尊贵、更强大——紫黑色的魔火缠绕在他的身体上,如同翻飞的华丽长袍,脑壳里喷出的纯黑火焰则是最华贵的冠冕。

现在,他就如同是这古墓里的国王。他一路飘飞过来,僵尸们纷纷停止了攻击,弯下僵硬的膝盖,朝它们的国王定力膜拜。

但死灵们的国王却不领情,他所过之处,火焰就在僵尸身上燃起,而充当燃料的僵尸在这种时候也不敢稍稍挪动,就这样燃成了灰烬。

“你们都得死。”尸巫的喉咙破了一处大洞,那干瘪的声带估计也和肢体一样脱落了,但它还是能说话,它的声音变得如同火焰燃烧一般,又好像缓缓流动的岩浆,只是听到就让人产生巨大的危机感。

“啊啊啊啊!使徒大人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惊慌失措的老哈玛只能向浮士德寻求帮助。

浮士德对于战斗的喜爱仅限于“战胜他人”这个方面,这种一看就打不赢的强者,他可没兴趣。于是,他环顾着周围一圈跪拜的僵尸,高声呼喊:“趁着僵尸们不动,咱们快跑!”

他再一次第一个临阵脱逃,如同一只巨大的蛞蝓一般划过天花板,朝着出口方向前进;老哈玛在这种时候反应最快,它几乎和浮士德同时起步,只不过它出于好心,还拍了拍安娜贝拉和帕西恩教授,提醒他们快跑,所以比浮士德稍慢了半步。

莱因哈特回头朝冈特喊道:“冈特,咱们快走!”

“走?谁也别想走!”尸巫挥动仅剩的那只手臂,周围燃烧的紫黑色火焰如同活过来一般朝众人激射而来。

冈特退后两步,和莱因哈特站在一起,他显得十分平静,“莱因哈特,出去以后帮我照顾好杰比多……不,我存的那份钱留给他的话,他就不用再干这行了,你让他记得给奶奶扫墓就行。”

莱因哈特知道冈特和杰比多是孤儿,从小被一个老奶奶收养,但是他却不明白为啥冈特现在说这个,“你说啥?我们俩还不一定谁能活……”

冈特没等莱因哈特把话说完,就揪住他的衣领,狠狠地把他朝出口的方向抛去,“别忘了我的话!”

“冈特!”莱因哈特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声。

深圳曙光医院网上挂号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治病怎么样
新闻资讯
合肥治男科医院哪好
汕头治疗包皮过长哪个医院好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