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泳

异界之丹药宗师第三十四章我们是朋友

2019-11-20 20:05:1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异界之丹药宗师 第三十四章: 【我们是朋友】

一望无际的茫茫大草原上,林涛和龙缺的身影渺小的就像是两只蝼蚁,在狂风暴雨之中战栗着。

“兽潮?那是什么?”林涛好奇的问道。

龙缺苦笑了一声,“说的简单一点就是魔兽群袭击人类。”

林涛瞬间脸如死灰,半晌之后呆滞的问道:“魔兽不是一直很安定的呆在黑森林之中吗?怎么会突然去袭击人类?”

“这样的情况历史上也并不是没有,最起码我听说每一百年就会有一次大的兽潮,偶尔几十年一次也会一小时小的兽潮。”

“这样强大的魔兽冲进人类的城市,那还得了?”林涛回过头问。

龙缺点了点头,道:“不仅是实力强大,而且数量也很多。因此想要靠一般的士兵防守这些强大的魔兽那无疑是在痴人说梦。所以每一次兽潮来临的时候,人类城市得到消息之后,立刻加防部署,会专门去请人类中的强者,甚至是至强者,而大量的佣兵和冒险者们也会参战。”

仿佛眼前出现了灰压压的魔兽大军一眼望不到尽头,个个张牙舞爪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人类城市飞奔。而那遥遥在望的人类城市城门紧闭,四周高耸的城墙之上,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弓箭手,长枪兵,投石器在一旁整装待发。无数人类强者,至强者们站在城墙之上眺望着离城墙越来越近的魔兽大军,各个脸上的表情不尽相同,有些隐隐期待,有些默默摇头。

大战之前,一股萧瑟肃杀的气氛,跃然于整个战场。

当第一只魔兽冲上城墙的时候,人类大军的弓箭手长枪兵还是拼命的压制它们,那些能够飞行的魔兽在枪林弹雨之中被射成了个刺猬,那些庞大的陆地魔兽则是被巨型投石机砸成了肉泥。

但是魔兽就是魔兽,它们的强大时不容置疑的。死了一只,便有更多的魔兽凭借着闪电般的速度冲上了更高的位置,最终双方开始空手白刃的交战到了一起。

当第一位人类强者和魔兽\/交手的时候,无数的人类强者、佣兵、冒险者、苦修者们参入了战斗。

战斗之惨烈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,整个城墙的大地上都然满了鲜血,血流成河。无数的尸体不分魔兽的还是人类的尽皆东倒西歪,死状极惨,无一不是身首异处。

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,林涛从刚才那种想象之中退了出来,脸色苍白,不禁发现自己的后被已经湿透了。刚才他仿佛切身体会的站到了大战的现场,去体会当时的气氛,不免被这种血腥杀伐所震惊。

摇了摇头之后,林涛苦笑了一声,现在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了,还去管别人做什么。

林涛吞了吞口水,用一股缓缓没有感情的声音道:“我想我们应该做点什么,难道就这样呆呆的等死吗?”

龙缺自嘲的笑了笑,道:“没用的,我们已经在大草原之上,这里距离黑森林的中心区域最近的地方不过几十里路,最强大的魔兽们都在那里,它们是想四周辐射的。论起长距离的行进速度,我们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他们,迟早是要被密密麻麻的魔兽大军追上,并且踏成肉酱。”

听了龙缺的话之后,林涛久久无语,眼神呆滞的盯着眼前的一根野草陷入了沉思,就在龙缺诧异的时候,他突然神经质般的摇了摇头,喃喃的道:“不,一定还会有什么办法的,只是我们没有发现到,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魔兽大军从我们的身上踩过去。”话越说下去,林涛摇头的频率就越来越快。

突然间,林涛回过头,两颗眼珠子吃人一般瞪着龙缺,仿佛要择人而噬。

龙缺脸色变了变,知道林涛性格当中隐藏的狠劲再次被激发了出来,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形,每当林涛成这个样子的时候,跟一个疯子没有任何区别。疯狂之中却不是冷静,狠意,杀伐过断。连龙缺都深深惊讶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一面,和平常的性格截然不同。

“兄弟,放松一点,放松一点。”被林涛瞪的有些头皮发麻的龙缺关心的道。

可是林涛却熟视无睹。

终于放弃了想要将林涛从眼前状态中就脱出来的想法,龙缺转过头看着百兽怒吼的地方,道:“难道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?”

林涛的头摇的很果断,“没有,但是我只知道我们不能呆在这里等死,只要有一线机会我们就应该去寻找那最后的生机,难道不是吗?”说着,站起了身来。

此时的林涛看起来着实是狼狈不堪,上身衣裳褴褛,活像个乞丐一样,胡子已经多少天都没有刮了,满脸的胡渣让原来有些气质文静的他染上了一层彪悍的气息。腿上没有穿裤子,整个小腿之上尽皆密密麻麻的伤疤,满是结痂。而没有结痂的地方却苍白的吓人,那是被雨水浸泡的结果。

听了林涛的话,龙缺的心情很复杂,他看了看这个比他小上几岁的伙伴,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最后淡淡的道:“好吧!”只是那淡然的语气之中也有一丝不服气。

是的,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,不是生就是死!呆在这个地方的话,只有死路一条,当魔兽大军赶来的时候,被众多魔兽分尸抑或者是被踩成肉泥。但是求生的话,不论最后的结局如何,至少还有一丝生机,虽然这种概率可以小到忽略不计。

又或者是不知者无畏吧,便没有见识过多少强大魔兽的林涛,对实力强大的魔兽没有多少恐惧。但是龙缺不一样,六年的黑森林生涯不是空口而来的,他见识过多少实力恐怖的魔兽,他自己也数不过来,他只知道那些强大的魔兽连他见了之后都会嘴中发苦。因此不由的有了一丝放弃的想法,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求生,因为看上去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逃离兽潮的袭击。

但是当他看到林涛那双择人而噬的双眼,那疯狂的冷静,以及那瞬间爆发出来的强烈求生欲望时,龙缺的心微微颤动,不禁被林涛的气势和精神所感染。

是啊,既然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的情况下,为什么还不去挣扎一番呢?

龙缺也缓缓的站了起来,两人相视对笑了一眼,互相搀扶了起来。趴在地上一个姿势这么久,全身早已经麻的不能动了,需要缓一会劲。

两人就这么互相搀扶着,一步一晃的向着草原的有方走去……

“龙兄,你说我们这样是叫做难兄难弟吗?”林涛笑着回过头问着龙缺。

龙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“是,怎么不算是

?自从跟你一块,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情,当时也怪环境险恶就是了。只是为了几块烤肉就卖了命,实在是太不值得了,要知道我现在应该实在希望之湖或者黑森林外林的,逃跑完全来得及。”说到这里,他忽而话锋一转,“但是嘛,有你这个小子做朋友,似乎感觉更好。”

林涛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,“朋友”这个字眼分量太重,意义太大,他心中感动,“我们是朋友!”

义乌市精神卫生中心
成都圣贝医院
广东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
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
绍兴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