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鬼眼术士第235章把人家大哥给打了

2020-01-26 17:08:3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鬼眼术士 第235章 把人家大哥给打了!

再说了,就以她俩人哪敢跟道上的那些人硬对硬了,闹了起来顶多是被人一顿狠揍了而以。

“姑!既然你是叫我帮忙的,那这事就得听我,不然我就撒手不管了。”

凌宵芹怔怔地看着他,一时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的意思?

凌痕也没多说,却冷冷的对那三位道:“我现在是好好的跟你们商量,别当我是冤大头,这事跟你们讲不清楚,须得你们的老大来谈,如果他不来的话,那就没什么的好说了。”

“好!你小子够拽。”转头对着左中冷笑道:“既然人家帮不了你,这债就得你自己来还了。”

把手一招,他的俩位兄弟立即就上前去拉扯左中,要把他拖了出去修理一顿,到时就不用怕凌痕不给钱了。

凌宵芹见状大急,一把就拉住了凌痕:“痕!这事你不能见死不救呀,你姑丈是我的一家之主,他要是有个啥事,你表弟表妹怎办了?”

说起她俩个儿女,这事凌痕到是听说过,不过姑姑却从来也没带他俩回来过,所以他连面都没见过他们,就是在路上遇上了也是不知道谁谁了。

“我这不是替你管上了么?没看到?”

“你……你这是替姑管上了吗?把他们给惹了,到时候他们上家里来闹,你说,我这日子还要过下去吗?”她这一急,这泪又流了下来。

“那么你的意思是叫我不要管了?”

“管,怎会不要你来管了,只要你把钱给了他们,这事不就完了么?”在她看来,只要给钱,一切就完事大吉了,却不想凌痕却不想就这么简单了结,非得搞出一点什么的事。

“既然姑姑你想让我了管这档事,那么就听我的,要是不让我来管,我现在就退了出去就是了,剩下的事你们自己来解决就成。”

凌宵芹听得他这么一说,显然胸有成竹,决不会撒手不管,只是他这么一管,把这些要债的得罪了,这不是添乱吗?

“痕!你千万别害了姑姑了?”她这也不是没办法了嘛,现在连唯一的指望都指望不上,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,只有跳江去了。

“那好,既然姑姑害怕我害了你,那这事你就请回吧,我不插手来管就是了,你自己解决去。”这个姑姑他极想给她一个教训,并想了一个办法,须得为爷爷着想,那么就只能这么作了。

“别别!现在你就是姑姑的唯一指望了。”话是这样一说,可她却是一脸发苦,怎也笑不起来。

“那好,这事你就听我的便成了。”

“只是……你千万别得罪了他们了。”她这心也是怕了。

“嗯嗯!我知道了。”

由此至终,左中只是呆在一边看着,连话也没说上一句,心里是怎想的也不知道。

凌痕把头转了过来,对那位哥们道:“怎样!想好了没?要不要把你们的老大叫来?”

“小子!老子劝你别嚣张,不然没你好处。”这位哥们也是看得出来了,凌痕是不会就这么轻松的把钱就给了,心想他混在道上要债,每次上门来一闹,又有哪一位不怕的了,刚开始总是要死要活,后还是乖乖的把钱送了上来,可凌痕就不一样了,表面非常的冷淡,一丝惧怕之意他也没有,显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。

“痕!这种小混混你跟他讲什么废话了,一脚踢了出去就是了。”齐燕芸可是看着不爽,依着她的性格早就一顿拳脚相交把人打了出去,那会跟这种人这么客气了。

那位哥们一听,气往上冲,指着凌痕冷笑道:“小子!你真想找死么?”

他话才刚刚讲完,面门上就被一个啥东西给砸到了,这一砸可是把他砸得不轻,这一看可是叫得他气不打一处来,原来是被齐燕芸拿一只鞋子朝他扔来的。

凌宵芹夫妇一看,也是呆了一呆,心里却暗叫大事不妙。

果如她俩所料的那样,这位哥们怒不可抑,立即就向齐燕芸扑了上去,敢拿鞋了砸他,这可是从来也没有的事,非得给你一个好看不可。

凌痕于眼前的这一切,视如不见,居然连上前劝上一劝也没有,微笑地站在那儿,凌宵芹夫妇这心可是急死了,这时她俩一点办法也没有,对方有三人之多,这一动手,显然不是她俩公婆可以阻拦得了的。

那位哥们还末扑到,齐燕单手在椅背上一按,身形已是拨了起来,抬脚一踢,不偏不歪,正中他的面门上,这一脚踢得比起刚才拿鞋来砸是重了。

扑捅一声,向后就摔了出去,重重地摔落在地上,这屁股几乎都开花了,那个疼半天都站不起来。

“妈的!你们吃屎的呀,看老子被打了也不上前来帮忙。”

凌宵芹一呆,楞楞地看着齐燕芸,心里就嘀咕开了:这谁呀,她居然把人给打了,这一次可就惨了。

另两位一听他们的大哥发话,便一齐向齐燕芸扑去。

他们只道以齐燕芸这么一个年青的女子容易对付,凭着他俩人这么四肢发达的身体,那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扑捅了两声,这人又向后扑摔倒了,而且还是摔在他们的老大身上,把他们的老大压个不轻,三人是撞在了一起,哎呀个不住地叫着。

凌宵芹夫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齐燕芸居然把这三人都打了,而且还是打得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的那种,就她俩人的印像当中,似乎还没见过这么牛逼的人,今天算是见识到了。

齐燕芸回到屋里穿着拖鞋出来的,刚才扔了一只,现在脚上还穿着一只,她就拿着这只上前去对着这三人就是一顿乱扫,而且还是打人家的脸面,打得他们都没反抗的余地。

三人是这一带要债公司的打手,平时只有他们打人的份儿,今天算是栽到家去了,打他们的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青女子,这脸丢得大了。

尤其是这位带头来的大哥,他被打得惨,打得灰头灰脸,鼻子也打出血来,都发涨发肿了。

凌宵芹夫妇一脸苦笑,齐燕芸是打得开心了,一会人家找上门来,看你怎办了?这后倒霉的只怕仍然是我了。

齐燕芸打得一阵痛,后还把鞋狠狠地砸在那位带头大哥的脸上,他既然是人家的大哥,自然就得以特殊礼待了,平时享受着也是他享受多,这时挨打自然也得替他的兄弟多挨几下。

“躺着不许动,主人家有话要问,答得好有赏,答错了得罚,明白我意思吗?”她嘿嘿一笑,语气甚是不善,看得出来只要他们答得不是令人开心,那么体罚就不了了。

三人面面相觑,作声不得,这答应不是,不答应也不是,一时很难回答这个问题的。

“怎样了?你们的老大会不会来跟我谈的呢?”凌痕仍然淡淡地问道,脸上看不到一丝生气动怒的样子,就这三个货色,还不值得他去生气。

“是是!我们立即就去让大哥来谈,这成了么?”被齐燕芸把他们的面子都打掉了,那敢不答应了。

“那么……谁去把你们的大哥找来了?”

“我去,我去。”那位大哥急忙应道。

“你……我信不过,叫你小弟把搬救兵吧。”

那哥们一脸苦笑:“好吧。”让他小弟回去让他们的老大前来谈,他说这话时,给这位兄弟眨了眨眼,搞了些小动作,这些当然是瞒不过凌痕的了,不过他却不想搭理这个。

看着这位小弟走了,凌宵芹可是急得不行:“痕呀,我们还是点跑路吧,现在把他们打了,一会这些人一定叫来不少人,到时想走只怕就走不了了。”

她可以说是有先见之明,之前这些人的手段也是见识到了,只要被缠上,要走就早走,否则就没机会了。

她一看齐燕芸把这些人打成这样,只怕一会这些要债的肯定不会善罢干休,指不定来了一大帮的人,那时还不放火烧了你这幢小洋楼了。

左中也很是着急,尽管他一声不哼,脸上表情也是看得出来,这时他可冷静不下来,这些要债可不是吃素的,杀人放火也是作得出来的,他要是被人杀了,那自己的儿子与女儿该怎办了?

他也是清楚现在只要凌痕肯把钱给了对方,那么一切都还好说,要是来硬对硬干上,到时会出什么状况就难以预测了。

齐燕芸光着脚丫子走过来把鞋穿上,到一边去拿个塑料盆子接了水来洗手,洗罢了却拿着那盆水朝那俩位泼了过去,泼得他俩一身都是,俩人是敢怒不敢言,一脸怒色。

刚才齐燕芸打得俩人都没了还手之力,知道她的厉害,俩人说什么都不是她对手,如果这个时候跟她硬来只有吃亏的份儿,刚才他已经向自己的小弟示意,一定要拉上一票人家来,到时非得把这家伙的骨头都松散了不可,不然还不知道我们的厉害,居然敢向我们这些要债的动手,那是没你什么好处的。

你等着吧,会叫你知道厉害的。

“姑!都说这事我来处理,你就等着吧。”

巫山县人民医院怎么样
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治病效果好吗
贵阳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
台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
秦皇岛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
分享到: